因长相太帅被陷害
分类:专题研究

嵇康嵇康不仅是三国时魏末著名的思想家,诗人与音乐家,“竹林七贤”的领袖人物,当时玄学家的代表人物之一,还是有名的美男子。 《晋书》记载嵇康是位“身长八尺,美词义,有风仪,而土木形骸,不自藻饰,人以为龙章凤姿,天质自然”的美男。据说当时见过他的人都赞叹“潇洒而严正,爽朗而俊拔”,不仅仅这样,还有人说他像松树间沙沙做响的风声,高远而舒缓悠长。“肃肃如松下风,高而徐引”,以至嵇康有时进山采药,樵夫都以为遇见仙人。 嵇康的好友山涛也说:“嵇叔夜之为人也,岩岩若孤松之独立,其醉也,巍峨若玉山之将崩”。据说即使在嵇康被害二十年后,其子嵇绍入洛阳,有人对官居要职的王戎说:“我今天在集市上看见嵇康的儿子嵇绍了,高俊挺拔如鹤立鸡群。”王戎说:“您还没见过他的父亲呢!”可见昔日嵇康的气度不凡,俊美到何种地步,令当时多少男子嫉妒和艳羡。 物极必反。若女人太美被视为红颜祸水,殊不知男人若是长得太够帅气也未必不是一场灾难。女人美了往往不自主地去迷惑男人,男人美了则通常先自己迷惑。简言之,女人善利用资本,男人常被资本利用。 嵇康的悲剧就是不仅有风神俊秀的外表,还拥有极高内涵和修养,文学、音乐等等皆造诣颇深。如此就难免骄傲,如此就难免被资本利用。 嵇康“大隐隐于市”,鄙视权贵,朋友山涛好意向司马昭举荐嵇康,嵇康不喜反怒,“山公将去选曹,欲举嵇康,康与书告绝。”嵇康写了一封公开信??《与山巨源绝交书》,宣布与山涛绝交。硬是要和好友向秀在大树打铁过日子。 嵇康仅仅是这样不给山涛面子也罢了,他两次对钟会的态度,终于把大祸惹上了身。让孙登多年前说的话一语成谶。“嵇康游于汲郡山中,遇道士孙登,遂与之游。康临去,登曰:‘君才则高矣,保身之道不足。’” 大书法家钟繇的儿子、司马昭的心腹钟会,当时对嵇康的才华和容貌既艳羡又嫉妒,排场很大地来拜会嵇康,“乘肥衣轻,宾从如云”,本想在嵇康面前显显摆,谁知道嵇康依旧只顾和向秀叮叮当当地打铁,视钟会为透明物。 半日过去,嵇康的打铁声还没有停歇,钟会呆了良久,怏怏欲离,这时嵇康发话了:“何所闻而来?何所见而去?”钟会没好气地答道:“闻所闻而来,见所见而去”,恨不得在他那张俊脸上挥上几拳。 嵇康还不善罢甘休,看着钟会的背影,突然唱起来:“酒煮淡无味,饮一杯为谁?你为我送别,你为我送别。胭脂香味,能爱不能给,天有多高,地有多远。”不知道文人是否都有嵇康这般的狂妄。 “钟会撰《四本论》始毕,甚欲使嵇公一见,置怀中,既定,畏其难,怀不敢出,于户外遥掷,便回急走。”在钟会成名之前,这位贵族子弟的自信心就已被嵇康打击得如慢跑气儿的车胎,以至于连见嵇康都不敢,哪知道成名后依然遭嵇康这般奚落。 钟会何许人也?《世说新语》:“钟毓、钟会少有令誉。年十三,魏文帝闻之,语其父繇曰:‘可令二子来。’于是敕见。毓面有汗,帝曰:‘卿面何以汗?’毓对曰:‘战战惶惶,汗出如浆。’复问会:‘卿何以不汗?’对曰:‘战战栗栗,汗不敢出。’”从小就如此机敏和狡黠之人,能一而再再而三受你嵇康的气。再说孔子早就说过:“巧言令色,鲜矣仁。”钟会十三岁时在魏文帝曹丕面前表现出来的“巧言令色”就已经显露出他的“不仁”来了。后来,果不其然,钟会借嵇康好友吕安一案向司马昭进谗,昭遂杀之。 东平人吕巽和吕安兄弟二人,原与嵇康均为好友。后吕巽投靠钟会,并得宠于司马昭。一次,吕巽竟将弟吕安之妻灌醉奸污,吕安妻不堪其辱,上吊自杀。吕长悌竟恶人先告状,向司马昭诬告弟吕安有打母之举。吕安被冠以大逆不道的罪名,发配蛮荒之地。嵇康愤怒之下又写了一封有名的《与吕长悌绝交书》,痛斥吕巽禽兽之行为,宣布与吕巽割席断交。钟会看到眼里,乘机上书司马昭,说“嵇康,卧龙也,不可起。公无忧天下,顾以康为虑耳。”“康、安等言论放荡,非毁典谟,帝王者所不宜容。宜因血衅除之,以淳风俗。”嵇康作为同党,同吕安一样被收了监,被杀了。 嵇康之死虽然后世有太多的说法,但给后世的知识分子却留下了一个挺实在的教训:有学问就可以了,但最好不要长得太俊朗。以免挟才貌以鄙诸侯,“非汤武而薄周孔”。

本文由六合联盟宝典大全发布于专题研究,转载请注明出处:因长相太帅被陷害

上一篇:就要逝去的记念 下一篇:毛泽东曾两次拒绝人民币印自己的头像
猜你喜欢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